乡村育人20余载 别人备课他“背课”

\

都说后天失明的人最痛苦,可他不仅没有被黑暗吞没,反而用一颗热诚的心照亮了身边的农村孩子。他叫郭岳,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郭庙镇郭寨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。

在他看似平凡的人生中,有太多不平凡的故事。

虽然失明,但凭着超人的毅力,他在讲台上坚持了20多年,活出了自己的精彩,在黑暗中,又重新找回了光明。

幸运与不幸

1966年,郭岳出生于安徽阜阳太和县郭寨的一户农民家庭,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当时的蒙城师范学校。

在当时,这是非常令人羡慕的,意味着毕业后可以分配到学校当老师,捧上“铁饭碗”。

毕业后,郭岳如愿进入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,圆了他的教师梦。

从1990年起,郭岳总感觉眼睛不适,视力下降得厉害。

没过多久,一纸诊断书让他如坠冰窟——视网膜晶体状变性。医生说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,用药也只能延缓病情的发展,最终有一天还是会完全失明。

那年他24岁,事业刚刚起步。

3年后,他完全被黑暗包围……

“命运跟我开了个残酷的玩笑,但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。”患病后,郭岳并不想离开热爱的教育事业,更不想年纪轻轻就成为一个对社会没有用的人。

为了能继续从事教育工作,他申请从中学调到郭寨小学五年级教语文。这一年,他所带班级的语文成绩在郭庙镇名列前茅。

就这样,他在这个学校一直坚持任教到今天。

“背课”与“面批”

一个盲人要想留在三尺讲台,要付出的努力超乎你的想象。

刚开始,写板书,他有时会写歪,有时重叠在一起。一次,没留意走到了讲台边缘,一脚踏空,摔在垃圾桶上……

他说,眼睛陷入了黑暗,唯有心能抓住光明。

“我看不见书本上的字,就把课文全背下来。”郭岳说,一般的老师是备课,而他是“背课”。

每次开学前,他都请人把教科书上的课文及学习资料从电脑上拷贝下来,存放到手机里,只要有时间就拿出来听,一字一句背课文。

每当夜深人静时,他都打开手机,一遍遍听录音,然后,背熟、吃透……这是近几年的“背课”方法,在没有智能手机之前,他都是用复读机。

就是通过这种方式,他把几大本厚厚的讲义全都装在心里。视力越来越差,课却讲得越来越精彩。

对于失明的郭岳来说,“背课”还不算太难,最难的是批改作业,对此,郭岳自创了“面批”。

在批改学生作业的时候,他把学生请到身边,然后请班里学习成绩较好的同学在旁边朗读,只要听到不正确的地方就当面指出来,并让学生及时改正,有时也会写下简短的评语。

如果是在家里,他就让妻子帮他朗读。

“比如说‘楠’,我会说左边是‘木’,右边是‘南’,但是两个偏旁距离远了,要让学生注意。”妻子说,她会提醒丈夫,指出学生作业中存在的问题。

“异能”与用心

盲人教师怎么管理20名学生的班级呢?

“我是让学生学会独立自主,再让班干部协助管理。”郭岳说,他平日里除了睡觉和吃饭,都是在学校里,和学生们在一起。

郭岳的耳朵特别“灵”。

“学生们举手回答问题,郭老师看不见,学生在举手时喊一声‘我’,然后郭老师就可以通过声音喊出学生的名字。”郭寨小学校长徐国杰说。

对于这个“特异功能”郭岳并不认同,“哪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,只是付出了更多努力而已”。

初见郭岳的人,很多都不相信这是个盲人。他走路不需要用盲杖或者导盲犬,腰杆挺得笔直。

很少有人了解,这些年他是怎样挺过来的。

新的信息,正常人可以用笔记下来,郭岳只能强制自己背下来。家到学校的距离,需要走多少步,他一遍遍在心里默念。

按照郭岳的身体状况是符合相关退休规定的,但他一直不肯退下教学一线。“跟学生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很充实,能看到学生取得优异成绩,我也很有成就感。”

这一坚持就是20多年,他所带的班级成绩一直较好,他的学生有不少考取了名牌大学,没有家长和学生反对他任教,郭岳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。

如今,郭岳已经是小学高级教师,一双儿女在他的教育下也很优秀。

快评

虽然郭岳眼前的世界被黑暗笼罩,但他却不曾放弃用心去寻找光明。爱,是一种能力!他始终坚信这一点。他用生命照亮学生前途的同时,也用坚韧和毅力勾画出自己绚烂的人生。

返回顶部